美韩防长在五角大楼会晤
来源:美韩防长在五角大楼会晤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6:05:37


3月12日开始居家办公后,Wendy出现干咳症状,频率也逐渐增加。23日晚上,Wendy开始发烧,25日烧到了39度。医保的医生电话一直打不通,而出于对交叉感染的担忧,不清楚自己是否被感染的Wendy,不敢去急诊。想做核酸检测,但是由于纽约州病患“爆仓”,常规的开车检测(美国常见的核酸检测方式)一直预约不上。根据纽约3月21日的规定,目前由于试剂盒短缺,纽约州只对重症患者进行检测。期间公司的人联系过Wendy,让她自己想办法联系医生,万一出现危重情况打911电话求救。随后,她自己网购了血氧仪,以备不时之需。

随着新冠肺炎大流行正在加速蔓延,世界各国人民都意识到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。中国积极与国际社会及时分享疫情防控的“中国方案”“中国经验”的做法,也得到了广泛的赞扬。

“即便下飞机就隔离,也要回国。”下定决心之后,Ella预定了4月1日经香港回成都的机票,“来的时候机票才4000多元,现在涨到了13000多”。为了安全返回成都,Ella准备了三件防护服、口罩和雨衣。

3月29日0时至12时,无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。截至3月29日12时,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16例,治愈出院病例396例,治愈出院率95.2%。“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大暴发,美国众多医院目前已经不堪重负。对于如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,有人形容说,如今,在美国的许多城市,焦虑的医生们就像是得知海啸即将到来的沿海居民。尽管海啸未至,但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他们迫切需要知道有关如何在海啸中生存的信息”。这是来自美国《波士顿环球报》旗下健康新闻网站STAT的一篇题为《渴望获得新冠肺炎病毒信息 美国医生求助中国的同行》的文章的开篇。文中称,由于美国公共卫生管理部门的措施不足和混乱指令,美国医生们正在饱受其苦。一些医生开始向具有抗击新冠病毒经验的中国同行发起 “求救”。

由于试剂盒短缺,纽约只对住院和重症患者进行检测

2、留学生:成都姑娘Ella

当时,中国的疫情还没有完全暴发。但安全意识极强的Ella还是提前备上了个人防护物资,行李箱里放着100多个口罩,“可以多次使用的N95口罩带了40多个”。

1月13日,学校如期开学,校园里风平浪静。到了3月1日,Ella还和朋友们借着8天春假假期,邀约着出去玩了一圈。次日,纽约州出现了第一例确证病例。

3月初,美国数据不断增长的时候,小陈所在的研究小组还去邻州参加了学术会议。小陈书说,当时他极力地劝阻同学,美国情况很严重了,但他们连个口罩都不戴。

朋友则告诉Ella,自己已经预定了中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韩国首尔等航线上的5张机票,“待在纽约很恐怖,完全没有安全感”。